首页 河北 国内国际 报料 娱乐 图片 房产 汽车 数码 购物 理财 旅游 鉴藏 美食 亲子 健康 微博 燕阵社区
燕赵都市网 > 新闻中心 > 生活读本

新《三国》中周瑜像好斗鹌鹑

  周瑜这个人,在历史和演义中,虽然被认为心胸狭窄,在演义描述中,还死得很不好看。但是,千百年来,周瑜作为一个历史人物、一个演艺对象、一个文化符号,都不失其个人魅力和才华,受到后人的凭吊、欣赏、惋惜和缅怀。我很敬佩古人无论是历史叙述还是小说演义,对人物不做简单的定论,也不受浅薄功利成败思维左右。无论文人叙述还是民间传说,有一种共同的心态和默契,在努力化解成败思维对历史人物的简单定位。

  可是,《新三国》中的周瑜,却是一个被塑造得空洞、干瘪、浅薄、简单的神经质加偏执狂,凡周瑜出场,表情、语言、身段,十分同质化,没有任何变化。给我的感觉这不是人在演,这是机器人按照设定的简单程序在显示。我看电视剧走神儿:如果我去给电影学院或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同学讲课,我会这样备课:将《新三国》周瑜的所有镜头剪辑到一块儿,不间断地放给同学看,不用我讲解,相信学生们看不完,就会疯掉一大半,剩下的不是男的嚷嚷着要求去富士康,就是女的打破头争相要去山木培训。

  周瑜的话,用的是一个腔调,怎么说呢?如果用那种打印声波的啥机子给打印出来,效果图一定是变化极小、平坦无起伏的那种,心电图要是那样平坦无起伏变化,就该办丧事儿了吧?这种声调,偶尔出现一下,不令人难受,但是,说什么都是这个声调,那可就要了亲命了。

  说实话,我虽然极端厌恶曹贼,也虽然曹贼的声音是“杀猪腔”、说话嘴巴本来就小还仅用三分之二口腔、字头字腹字尾说不全和儿、共鸣不到位,简直是一个不能要的演员,但是,说良心话,曹贼是在用心演戏!演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,好不好好演是态度问题。曹贼的态度非常好,我相信他很敬业,他很想把曹贼演得贼到家。你看他说话尽管那么多毛病,但是,声调有变化、追求不同场合、不同情节、不同对象面前等等说话用不同的腔调,实在没啥招儿,他还学两声狗叫呢!这种为观众服务、不惜学狗的献身精神,是值得周瑜同志好好学习的。

  陆诸葛说话虽然嫩、虽然“星野星野”地,但是,他的声调是有变化的,加上这孩子眼睛里总有那么一股遮掩不住的善良和厚道,让人不觉得他讨厌。甚至看着他,心理总在给他加油,希望他后面会演得更好。陆诸葛也是周瑜应该学习的榜样。

  张飞这二百五,尽管总是瞎嚷嚷,可能相对还是嚷嚷得少吧,每出场,嚷嚷一下就过去了,看张飞嚷嚷,也没那么让人听着产生要爬到富士康楼顶的冲动。听周瑜说话,我就怀念曹贼、董贼、袁贼他们老哥儿几个还有吕布这死鬼了。他们与周瑜相比,演得真不差。

  我之前说最近这几集好看,一是说武打好看;二是说好看在除周瑜以外的其他人身上,包括那个表情像随时都会哭出声儿来的孙权,说话也比周瑜能让俺忍受。我觉得孙权的寡妇妈,应该是周瑜的亲妈才对,他们俩说话的味儿接近。你看那老寡妇,心里像含着多少恨似的,小权说周瑜设计要用孙尚香钓鱼,诱骗刘备到江东。老寡妇的样子是撒泼,不是气得伤心——在这儿,您一定要找老版电视剧的吴国太那段戏看一下,你看中国古代的老妇人、贵妇人生气了是如何说话的。现在的观众也不懂得身份,以为一生气就一定要发飚、一定要撒泼。您当过去的贵妇人是现在的女老板呢?

  同样的,周瑜作为江东的擎天柱,极其空洞地出场、极其干瘪地说话,除了在南郡城下中箭快死的那一点儿戏尚可,其他均是那种能把人看疯了的拖沓、无趣,特别像小孙的妈生的。《新三国》将原本应该十分有风采的周郎形象,简单地拍扁成这种浅薄的样子,就跟把吴国太弄成一个小市民出身的妇女干部或企业女主管一样。

  周瑜的表情更不能看,眼睛一直是乌丢乌丢的——别问我“乌丢乌丢”是什么意思!懂的自然懂,不懂的就糊涂一辈子去吧。那眼神儿憋着一股劲儿,表情也煞有其事地,像极其认真地蹲茅坑一样。

  刘备的表情也几乎是零表情,但是因为不断有认真的雷人台词爆出,那张零表情的长脸就不难看了。刘备的表演傻是傻,但是傻中没有透露其他东西,傻得纯粹认真。而周瑜的蹲坑表情中,还有一种劲儿,仿佛告诉观众:你看我蹲得多酷。

  我敢说,正常人都会认为《新三国》的周瑜,演到这儿早该死了,死得越早越好,我就等不及了,很想让这点儿破事儿赶紧过,不就那么点事儿吗?不就彼时天下大势,必然三分,否则没法儿分吗?叨叨来叨叨去,人家罗贯中连一个字都不透露,读者都意会到了这层意思,还获得了猜透人心的成就感和思想的快意。在《新三国》这儿,连观众门口趴着的宠物狗都听明白了的事儿,他这儿还叨叨个没完,煞有其事地。说实在的,您要是周围生活着几个《新三国》里的人物,我敢保证你真会认为跳楼是上天堂。

  将周瑜简单化,就是将观众脑残化。现在的周瑜,毫无理由地逞能任性,无起码的大局观念和担当意识,像个脑小而好斗的鹌鹑一样。

  这个鹌鹑版的周瑜,如果在民国的什么戏里演个小配角,穿上学生服出现几次,然后就消失,还凑合着能看。演这么大分量的三国周瑜,瞎掰了。

  周鹌鹑在《新三国》里,用劲儿再大,也是轻飘无力的。我知道我为什么越来越看着陆诸葛顺眼了,都是周鹌鹑给对比的。

  文似看山喜不平,表演也一样,不能像周鹌鹑一样如机器人在显示程序,要有丰富感和差异性——不是指长得很差的异性,是要求有变化。再说小乔长得不算差,何况小乔会劈叉。

编辑:李大洺 来源:网易